那1700元就不能还

2021-02-18 22:37

记者分别与老罗和其儿子小罗谈话,俩人同意还钱,但称手中没钱。考虑到小李的父亲卧病在床急需用钱,老罗最终同意将从未下发的8月份工资中抽取1700元还给小李。

老罗所说的事儿,是指他被工友打伤一事。这和小李有什么关系呢?

老罗认为,自己被工友打了,既然俩人是同一单位的,小李又是一个类似小班长的头目,小李垫付医药费并非“好心”,“如果不是过来处理我被打这个事儿,咋那么巧合就碰见了,还那么好心给我垫付医药费呢?”老罗认为,自己被打后,公司的人没有过问,他认定小李代表的就是公司,自己被打的事儿不解决,那1700元就不能还。

昨日中午12点,老罗和小李一同来到郑州市大学路公司所在地,找到财务处,在公司领导的见证下,老罗打下欠条,相约工资下发时,一同前来,当着公司领导的面,老罗将1700元还给小李。

老罗的儿子小罗来到医院,也没带钱,又向小李借了1000元用于医药费用。“老人的年龄和我父亲相仿,我完全是因为恻隐之心。”小李说,当时小罗不愿意打欠条,说肯定会还钱,他也没在意,在医护人员的见证下,小罗将医院的收费条给了小李。当晚,小李陪护老人一直到晚上10点才走。

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小李和老罗其实同属于一个大型房地产公司的不同部门,小李和老罗分别负责不同的工地上的事务,老罗是名保安,两人之前没有任何工作上的来往,医院陪护时才认识。

当小李向老罗提出一同面见公司领导,说清楚此事时,老罗却不同意。

双方在辩解时,一位来派出所办事的女士听不下去了,劝导老人和其儿子赶紧还钱,“别人在危难关头,帮了自己,不仅应尽快还钱,还要有感恩之心,就算还2000元也没啥可说的。咋能一直赖着不给呢?”该女士说,打架造成的当事人受伤,产生的费用,警方会处理,不能因为同属一个公司,就转嫁到帮助自己的人身上。

小李送老人到医院,垫付医药费一事儿,郑州市骨科医院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也予以证实。事后,老罗却没再提还钱的事儿。小李说,他多次打电话要钱,不是不接就是拖着不给,这实在让他苦恼。

小罗介绍,今年8月底,他被小李骗到嵩山路派出所,由于没还钱,小李对他曾谩骂,还阻止自己离开。昨日上午,小李承认此事做得不好,及时向爷儿俩道了歉,“打电话不接,找不到人还钱,我只能采取这个愚蠢的法子”。

120人员来时,老罗的亲属不在场,小李便和另一位工友陪老人来到郑州市骨科医院急救中心。老罗不能动,小李先垫付了700元费用给老人急用。

据小李讲述,8月25日中午,他路过郑州市勤劳街与汝河路交叉口东一建筑工地时,见一群人围着一位老人,小李走了过去,“老人60岁左右,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”小李说,经了解,他才知道老人姓罗,被同单位的工友打伤了。

一场本是助人渡难关的好事,却演化成经济纠纷。在拿到欠条那刻,小李感慨良多:“确实寒心,但个别地方我处理得也不够成熟。”

小罗对他在医院向小李借钱一事儿也不否认,但小李冒充民警约他来派出所一事儿,小罗不能接受。

小李是郑州大学一名大四学生,因家庭经济条件不好,他从2013年10月起,就在郑州西郊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勤工俭学。

9月12日上午11点,东方今报记者在郑州市公安局嵩山路派出所见到老罗,因为打架一事儿,警方向他了解情况。对于欠1700元一事儿,老罗并不否认,他说:“我不是不还钱,只是我这边的事儿还没有结束。”

“你跟别人打架有纠纷,和还我钱是两码事儿?”小李很气愤,他觉得自己赔了时间垫了钱费了精力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老人,全凭恻隐之心,目前出现的局面简直不可理喻。“我就是一个没毕业的学生,咋能代表公司?”小李说,即便公司出面解决,也轮不到他。